【个人社保】职工申请办理不缴个人社保每月领1500元社保补贴,高级人民法院:算不当得利,返还!

2012年8月28日,史一龙新员工入职北京市蒙某运送公司https://www.qwhtt.top/,彼此签署《劳动合同书》,合同期限到2018年2月28日。合同书还承诺双方按我国和北京的要求参与社会保险。招标方为承包方申请办理相关社会保险办理手续,并承当相对应社会保险责任。

同一天,史一龙向公司递交《申请》,內容为“自己于2012年8月28日新员工入职公司,出任送货司机一职,因本身缘故特向公司申请办理可免于交纳社会养老.下岗.医保,时效性与《劳动合同》有效期限一致。缘故表明为户籍所在地村民委员会已交纳了养老服务.医保”。

当天,彼此签署《补充协议书》,承诺:1.创建劳务关系时起,承包方自行不参与养老服务.诊疗.下岗等商业保险;2.自创建劳务关系时起,招标方给承包方给予每一个月1500元的养老服务.诊疗.下岗补助费,每月随薪水一同派发;3.本协议书有效期限同《劳动合同》有效期限一致。

2017年11月1日,史一龙申请办理辞职。在职人员期内公司向史一龙付款了社会保险补助数量为33100元。

2017年12月26日,史一龙到朝阳区社保稽核科,举报公司未依规交纳社会保险费,申请办理公司为其补交。公司遂为史一龙补交2012年9月-2017年10月期内的社会保险费。

2018年3月9日,公司向北京昌平劳动人事异议监察委员会明确提出诉讼申请办理,要求裁定史一龙返还领到的社保补贴,仲裁委以诉讼要求不属于劳动人事异议受案范畴为由不审理。

公司不服气,向法院提起诉讼。

一审判决:职工自身规定公司不缴个人社保,现公司补交了个人社保,对公司已发的社保补贴,应予以返还

一审法院觉得,公司规定史一龙回到派发给其的社会保险补助,史一龙在《补充协议》.《申请》上签名,另案中史一龙虽对签名和捺印明确提出评定申请办理,但经评定,均系自己签名和一部分捺印,故史一龙确系自己说明规定企业无需为其交纳社会保险,现公司已为史一龙补交劳务关系续存期内的基本商业保险,公司已派发给史一龙的社会保险补助,史一龙应予以返还。

综上所述,一审判决史一龙返还公司33100元。

史一龙不服气,向北京一中院提到起诉。

二审裁定:公司已发的社会保险补助,做为不当得利,史一龙应予以返还

二审法院觉得,有史一龙签名的工资条表明,其工资构成中带有社会保险补助。现史一龙不认同该工资条的真实有效,并认为其签工资条时与此同时签了二份,一份空缺,一份含真正的工资构成,但其未提交相对应的书面形式直接证据给予证明,且其所递交的证据中见证人与公司存有利益关系,故该院对史一龙的以上认为不予以采纳,从而评定史一龙的钱中带有社会保险补助。

史一龙在《补充协议》.《申请》上签名,经评定,《补充协议》系其自己签名和捺印。该院融合前述鉴定评语,评定史一龙确系自己说明规定企业无需为其交纳社会保险。现公司已为史一https://www.qwhtt.top/龙补交劳务关系续存期内的基本商业保险,故公司已派发给史一龙的社会保险补助,做为不当得利,史一龙应予以返还。

综上所述,二审裁定驳回申诉,检察院抗诉。

史一龙仍不服气,向北京高院申请再审。

高级人民法院判决:一.二审理得对,不当得利应予以返还

北京高院觉得,目前的证据可以证实,史一龙确系自己说明规定企业无需为其交纳社会保险。现公司已为史一龙补交劳务关系续存期内的基本商业保险,故公司已派发给史一龙的社会保险补助,做为不当得利,史一龙应予以返还。一.二审法院依据有史一龙签名的工资条计算的社会保险补助数量,具备客观事实根据。一.二审法院依据此案目前直接证据所作裁定并无不当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如下所示:

驳回申诉史一龙的再审申请。

案号:北京高院(2019)京民申2888号(被告方系笔名)